《呐喊》自序

我在年青时候也曾经做过许多梦,后来大半忘却了,但自己也并不以为可惜。所谓回忆者,虽说可以使人欢欣,有时也不免使人寂寞,使精神的丝缕还牵着己逝的寂寞的时光,又有什么意味呢,而我偏苦于不能全忘却,这不能全忘的一部分,到现在便成了《呐喊》的来由。

我有四年多,曾经常常,——几乎是每天,出入于质铺和药店里,年纪可是忘却了,总之是药店的柜台正和我一样高,质铺的是比我高一倍,我从一倍高的柜台外送上衣服或首饰去,在侮蔑里接了钱,再到一样高的柜台上给我久病的父亲去买药。回家之后,又须忙别的事了,因为开方的医生是最有名的,以此所用的药引也奇特:冬天的芦根,经霜三年的甘蔗,蟋蟀要原对的,结子的平地木,……多不是容易办到的东西。然而我的父亲终于日重一日的亡故了。
继续阅读《呐喊》自序

你好,欢迎访问本博客

你好,欢迎访问樊浩然博客,这是武陟云社区站长个人博客,在这里你可以看到站长分享的一些信息,比如实时资讯点评或者一些有趣的故事、好听的音乐、好看的电影(及点评)、一些生活上的小窍门。
当然,如果你知道哪些有趣的故事或想要分享的信息也可以联络站长(电子邮箱:735325739@qq.com)开通投稿者账户。感谢您对本博客的支持!